国花评选惹争议:国花凭什么只能有一种?
日期:2019-07-31 浏览
有争议不可怕,可怕的是“被代表”。

文 | 刘文昭

昨天,中国花卉协会发起了“我心中的国花”网络投票,让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我国还没有正式的国花。就在网友热情参与之际,有网友开始质疑牡丹是否有资格成为国花,花卉协会的投票设置得不合理,这个协会也没资格评选国花。

有人怀疑花卉协会“暗助”牡丹

据报道,世界上至少已有100多个国家规定了国花,而主要大国都有了自己的国花。不少人也一直觉得中国也该有法定意义的国花,并为此奔走呼吁。

花卉协会认为,“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我国社会稳定、经济繁荣、人民幸福,确定我国国花,时机成熟”,还推荐牡丹作为我国的国花。

开始只是有人觉得梅花、菊花、兰花、荷花等更合适作国花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有此争议在情理之中。

但看到花卉协会的投票界面后,很多网友开始质疑评选是否公正——投票时间只有四天,来不及思考;更重要的是,第一级投票页面除牡丹外没有其他选项,只有选择“不同意”后,才会出现梅花、菊花、兰花等其他9种选项,而且投票结果还不能实时查看。

中国花卉协会近日发起的国花投票

有网友认为,国花为一国之花,需全民参与,不该先入为主,更不该采取不透明投票。

面对质疑,花卉协会表示,“此次投票是官方授权,授权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”,但随着质疑声越来越大,花卉协会又称,“只是负责收集民意”,之后会把收集到的民情通过程序,提交给国务院相关部门审核,最终由全国人大会议来决定。

国花之争由来已久,有人挺牡丹,有人挺梅花

据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程杰考证,牡丹最早被中国民间冠以“国花”称号。明清两代的一些诗人,如李梦阳、王彦泓等,曾在诗中以“国花”指代牡丹,民国初年人们也多视牡丹为国花。

但他也强调,包括整个古代所谓“国花”,与我们今天所说不同,所谓“国”与人们常言的“国士”“国手”“国色”“国香”一样,都是远超群类,冠盖全国的意思。其语源即唐人“国色天香”之类,远不是作为现代民族国家象征的意义。

转折发生在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之后,由于人们对牡丹的国花之称出于帝制时代、意在富贵荣华等多感不满,于是主张选用富含精神品格象征意义的菊、梅等。

在北伐战争胜利后,南京国民政府内政、教育等部门拟议梅花为国花,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。此事的起因,一般认为是国民政府财政部筹铸新币,需要确定国花图案作为装饰,于是向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提出。

当年10月,国民政府内政部礼制服章审定委员会第18次会议即决议以梅花为国花,具文呈请行政院报国民政府核准。行政院随即交教育部核议。11月,教育部完成审议,对内政部的提议深表赞同,并具明三种理由:

1、梅之苍老,足以代表中华民族古老性;

2、梅之鲜明,足以代表中华随时代而进化的文明,及其进程中政治的清明;

3、梅之耐寒,足以代表中华民族之艰苦卓绝性。

此外,还认为梅之五瓣可以表示“五族共和,五权并重”,采用三朵连枝可以“代表三民主义”。

在随后的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由于有人主张菊花为国花,有人主张梅花为国花,由于分歧较大,大会决定以梅花作为各种徽饰,但对国花“不必规定”。

虽然国花问题搁置,但由于国民政府已正式通令全国以梅花为各种徽饰,实际上确立了梅花的国花地位。梅花为国花,也得到了社会的公认,象征着荣华富贵的牡丹,地位则不断下降。

牡丹“翻身”,再度压倒梅花是在1991年。该年,《花卉》杂志将牡丹评选为国花,惹起颇多争议。再往后,国内要求定牡丹为国花的声音日渐增大。

园林及花卉专家陈俊愉认为,此种声音的增大,原因在于牡丹之乡洛阳和菏泽的商业推动。他说:“梅花代表的8个城市经济比较发达,不太热衷争评国花,而洛阳和菏泽的经济结构相对单一,他们希望牡丹成为国花,更好地拉动地方旅游和花卉产业。”

当年,梅花成为事实上的国花,“一经品题,身价十倍”;如果牡丹能被正式定为国花,相关产业自然也能获益匪浅。

有争议不可怕,可怕的是“被代表”

眼看牡丹、梅花相持不下,有学者提出了其他的国花建议,如一国两花,以牡丹、梅花为国花;一国四花,选择四种名花,分别代表四季;一国十二花,给每月各定一种国花等。

有人认为这类建议是周全之策,也有人斥之为和稀泥。其实,从世界各国国花的实际情况看,其中不乏有两花乃至多花的,如意大利、葡萄牙、比利时、保加利亚、墨西哥、古巴等国即是。为了发展本地产业,积极争取一国一花,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也无可厚非。

如果认为确定国花一事不急,可以暂且搁置;但如果认为必须要定出国花,那就要讨论得更深入些。毕竟,国花背后涉及一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,也能反映国民精神和社会的价值取向。

程杰教授即认为,牡丹、梅花分别代表黄河、长江两大流域的不同风土人情,反映贵族豪门、普通民众两大阶层的不同情趣好尚,包含外在事功与内在品格、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、国家气象(“外王”)与民族精神(“内圣”)两种不同文化内涵。

此外,有挺梅学者认为,梅在中国的自然分布极广,花梅栽培分布可扩大到京、鲁、冀等地区,而牡丹“宜凉畏热,喜燥恶湿”,在南方不易种植。确定国花,不可不考虑花种的自然分布,这不仅涉及地理范围,更是民众基础的问题。

那该怎么定国花?有学者认为,应该由全国性的民间组织向中央政府提议,然后由人大确定国花;也有学者认为,大多数国家国花是约定俗成,我国应该加大宣传力度,让全社会参与谈论,逐渐形成新的共识……

如前文所说,用何种方式定国花可以讨论,但前提是让公众对国花的历史和文化有认知,让更多的人参与讨论、表达意愿。一家协会,随便总结几句,随便搞个投票,当然只能算收集意见,不能代表民意。

转载:腾讯 今日话题 文 | 刘文昭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